返回

翩若惊鸿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7章
    柊叶猛足了气势直冲过来,没想到她看似柔弱却如此棘手,裴縙在几招之后便负伤败下来,还没待裴縙顾及伤势,便被来剑挥砍的接连避让,那柊叶如疯了一般,面目狰狞还一边大声叫着,最后裴縙被她逼到崖边,已退无可退了,只见柊叶毫不留情的一剑挥下要给宁颜最后一击,“叮、叮”两声,只觉眼前刀光闪烁就在快要贴近脑袋时被什么东西一击,随即柊叶的刀便被弹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梅!你这是做什么?轩主并未让我们杀她!”宁颜正惊魂未定抬头一看居然是莫言风,刚才那一击想必就是他出手的。

    柊叶定睛一看是莫言风当即便面容感伤起来道:“轩主没让我们杀她……言风,到底是轩主的命令还是你自己心里的愿望啊?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是轩主的命令!”莫言风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!轩主没让我杀她,但也没让我不杀她!”柊叶任性的说着便持剑冲向宁颜,裴縙此刻来到身边护着她。

    “小梅!为什么一定要杀她?别忘了你可是‘道’字门的门主,这样做怎么能称为道啊!”莫言风拉着她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就一定要尊个道字,而她就不用?”说着便指向宁颜,带着哭腔道:“你凭什么介入我们,凭什么理所应当的占据了我辛苦铺就的一切?那我算什么?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梅,你怎么了?你……”莫言风话在嘴边便被她打断了“言风,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等不了五年了?你是不是现在就要离开我了?你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吗?”柊叶像失去神智般拉着莫言风喃喃问道,一句接一句,似乎问完所有的问题就能得到解脱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都没这样想过!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!”随即不等莫言风开口解释便推开他摇着头继续道:“从你和我说话的内容,你对我的态度,还有你对着她给你的信失神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有!......”柊叶低着头慢慢向宁颜走去,一直到宁颜的面前站定:“你才和他见过几天啊?我铺就的美好念像顷刻间都变成你动摇他的理由?为什么?为了你!他甚至可以欺骗我,他当我已经死于那场疾病......为了他我连命都不要了,不惜用我以后的生命去换美貌,只有你,就是你……你迷惑了他……”说着便掩面而泣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莫言风为了等你,为了能和你一起隐居生活,他造了别院,院里种满了梅花,只是为了你而已,我只是个路过的人,只是个可以制造暧i误会的人,可误会终究是误会,终究要擦肩而过……”宁颜说着,声音慢慢黯淡下去,她别过脸没有看莫言风的脸。

    柊叶听宁颜一说似乎是忽然想通般的抬起了她还梨花带雨的面容道:“对不起,我太过分了……”她的心情像是平复了,歉意的笑了笑过来扶宁颜,莫言风蹙了蹙眉向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柊叶扶起宁颜忽然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在耳边低语:“你死了……就不会有误会了,几句话就想泯灭我的恨吗?太天真了!”说罢便狠狠的将宁颜一推,原本就因为刚才的打斗被逼进了断崖,现下被柊叶一推便无反抗的跌落下去,宁颜只觉得身子一轻便漂浮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死了吗?也好,爹、娘,孩儿来陪你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提气!”宁颜忽然感觉一双大手有力的拦住了自己的腰。

    “莫言风?你怎么跳下来了,你会死的!”宁颜挣扎着要离开他,可是无奈只是让他搂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是为了我吗?为了我你怎么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?”周围的云朵向上飘去的速度在减慢,听不到他的声音,只看见他俊秀的脸上满是纠结的神彩,他的嘴一张一合,是在说什么呢?听不见了……他的影子越来越模糊,是梦吗?宁颜下意识的也紧紧的抱住了他……

    第二十二章 奇怪的夫妻俩

    与君携手,断崖亦断愁……

    棱山断崖深百丈,周围云雾缭绕不可见底,所幸崖边并不陡峭,有绿树松柏,景致也是十分美丽,尤其是朝起落日之时,整个山崖都笼罩在绯红的霞光之中,仿佛轻纱掩面的美人,曼妙而又神秘,而在断崖的底部则是一处山谷,幽静而僻远,山谷的形状前后形似一枚巨大的鹅蛋,前后的出口都十分狭窄,中心地却异常开阔,因为鲜有人来所以山谷中的一些野生的珍贵药材也得以保存下来。

    寂静的山谷里有了声响,细细碎碎的是人的脚步声,远处一老一少的祖孙俩背着竹楼向山谷里走来,老人胡子花白着一身很素的青衣走在前面,一锄头打着及人高的野草,并提醒小孙子注意可能出没的蛇虫,时不时的还会解说那些草药的名字、药性以及如何区分,而小孙子则跟在后面新奇的到处张望,不时发出银铃般的声响,欢快又似不知疲倦一般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啊?”在山谷的最边上爷孙俩停了下来,小孙子按照爷爷的吩咐小心的采摘着药草,一朵小黄花出现在眼前,明晃晃的随风摇曳,他停了下来看着那朵小花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等我再采一些荆芥、及已就回去。”老者看了看天色,天上的黑云慢慢积多,这场雨一下就真正要进入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