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翩若惊鸿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0章
    “怪只怪时不与你,我根本没吃那盘糕点,晕倒只是伤寒未愈造成的,更没有什么垂危之说,一切只为引你入翁。”宁颜做起身,披了件外套,和莫言风一同于桌前坐下,继续道“从一开始你让白兰送来的梅花糕,你为了凸显门主的‘心意’还特意用了青瓷白花盘来盛装,可是你不知道这青瓷白花盘可是宫内才有的,御赐的也没有谁会把它当平常的瓷盘使用,你们门主不会这样做,更不会对我这样做!”莫言风随即看了看宁颜又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我才起了疑,在去阁楼时又发现了一摸一样的梅花糕被当成祭品祭拜着,你觉得我还有胃口吃吗?而且回房间时那股梅花的香气比白天重了几十倍,为了让我觉得香味浓重是理所应当的你还特意关了窗子,梅花糕上的毒和你弄在梅花上的毒都是不足以致命这点你很清楚,所以你才让白兰送来糕点,而你则‘好意’帮我更换了房内的花,两者齐施,我是必死无疑啊,我们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啊?”宁颜愤愤的盯着晟月,她轻哼一声道“既然你当时已经知道为何不抓我却要多此一举设这个局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宁颜言罢,晟月惊异的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并不知道,我还真以为是白兰要加害于我,不想你那么激动的出现,而且一出现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马上就开始指责白兰,这不是很奇怪吗?除非你一早就知道部事情而在一旁旁观,最后听到白兰说到你才会赶忙出现的,那时我只是觉得可疑,还不知如何是好。”宁颜冷冷的说道,她反倒轻笑起来,抬起头正欲起身被白二洞察又反手按住,她吃痛狠狠的瞪着我“不简单,能想出这招引我出来,是我失策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莫言风提醒我在晕倒后将计就计也不会有后话了。”宁颜转而看了看莫言风。

    “门主?哼…..我今日败在门主手下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,我自知不及门主之谋略,是要杀要刮悉听尊便!”晟月像是放弃了挣扎,垂下头来。

    “杀人未遂的情况下再补一刀是常理啊。”莫言风没有看她,倒了杯茶冷冷道。

    …奇…“为什么你要杀我?什么人指使的?”宁颜走近她抬起她的头问道。

    …书…“你比她聪明多了。”她惨笑着喃喃道。

    …网…“谁?那人是谁?”宁颜抓着她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如今这般田地也不能活下去了,只希望你如果见到她……”她点了点头示意靠近些,宁颜迟疑了片刻但还是靠近了。

    “别让小梅杀千佑,别出声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尤其是门主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完晟月便咬舌自尽,而她说的话却一直缭绕在宁颜的心头,到底谁是小梅?

    第十一章 相别

    懵眼几回凝碧霜,

    孤影对斟朝暮彷。

    月摇影剪威庞见,

    惊鸿一瞥蓬莱伤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,月色渐明,夜风寒凉,于别院的小亭内凭栏独倚,再美的花再明快的风景于这黑色的天幕下都显得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为那婢女的事介怀”一个修长的身影慢步而来,轻摇着碧色的长发,是莫言风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看起来像是很介怀吗?”宁颜回过神反问道,走近了,依旧是那么俊美而又略显苍白的脸,他直视着宁颜的眼眸,像是要看到她心里,窒息之感直面而来,宁颜赶忙转过脸避开了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就会走了,听说宫里出事了,我得去看看。”这些话像是被生生挤出来般,她说的很慢。

    “哦,想念牢里的日子了?”他轻扬着嘴角冷冷的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笑我傻我也要去,我知道皇城附近肯定贴满了通缉我的画像,为今之计只有去找太后了!我不能连累我们宁家毁在我手上!”

    “现在外面风传端王爷勾结外邦,你去找太后是要以宁家的财力助他们造反?”他抬起头对她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天下到底是谁主宰我一点也不在乎,我只求我的家人能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见太后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啊!”他站起来若有所思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之所以在这里等到现在就是为等一个机会……依莫门主看凭我的文采能不能在聚贤大会上取个头采呢?”她定定的望着他,露出了笑意。似乎明白了她的用意,赞许道:“果然不失为一个好主意,只要进了神武门一切都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明日就劳烦你为我准备……”还没待她说完便看见有人像这边快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门主,马车已经准备好了,明日可以随时启程,不知是不是聚贤轩内出了什么事。”白二箭步而来却没有感觉他有半点气息不匀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明日你就护送宁小姐去皇城。”莫言风转过脸便对白二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..是…….”白二像是十分质疑一般抬头看着莫言风随即又迟疑的应下,原来莫言风早就打点了一切,想来这些日子不止她一人烦忧啊!还让白二护送前去?宁颜也是十分感激,小亭内已有婢女掌了灯,只有风过的声音再无其他。
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