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翩若惊鸿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9章
    晟月颔首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先放在这里,下去吧。”吩咐她退下,宁颜看了看那药蹙了蹙眉道:“这些药又苦又涩,再吃下去我就要味感尽失了,其实我哪有他们说的那么虚弱,和师傅学的那些武艺就算不能御敌也足够强身健体了”

    “宁小姐?”抬眼间是一婢女,但面孔倒有些生分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哦,不是的,小姐,您看。”说着就将提在手里的篮子端放在桌上,取出里面的青瓷白花盘,憨憨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那青瓷白花盘中放着两块糕点,和其他糕点不同的就是盛装的盘子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不是怕药苦吗?这是门主给您准备的,您可别小看了这小小的糕点,它们是用含苞待放的梅花制成的,正有护肝养元的功效,门主知道您不喜欢这苦涩的药味所以特地为您做的,有了这甜甜的糕点您就不用受那份苦罪了。”她憨憨的笑着,拿开了宁颜面前的那碗药。

    “是莫言风为我准备的?梅花糕,用的是院内的那些花吧!他人在哪?”宁颜看着那些糕点顿时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“奴婢不知,门主应该在院中吧,要奴婢带路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,空气中飘荡着梅花特有的芬芳,宁颜在院中走了一会却不见莫言风,走了吗?会是在那儿么?穿过后院又来到那间阁楼前,自从上次的事情后宁颜便没有再来过这里,望着这四角阁楼想起了上次的那场雨……,“我只是看看他在不在,只是谢谢他为我做的”宁颜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宁颜走到门边时停了下来,因为屋内一点声音也没有,她开始不自觉的轻手轻脚起来,一阵风过,夹杂着淡淡的酒味,莫言风正半身伏在靠窗的桌上,微风浮动了他的长发,周围静静的只闻鸟鸣,他睡在那里恬静的像孩童一般。

    热酒的小火炉已经熄灭,周围零散的放着酒壶和杯子,昨晚一直留在这里吗?还喝了酒?宿醉未醒还在这里吹风?宁颜将他扶到床边,床和被子都十分干净,他从不让下人随便到这里来,就连每天一贯的打扫也是什么也不可以乱动的,凭这些就可以知道那个人在他心中的地位了!

    “你这样买醉又是在痛苦什么呢?痛苦朝夕相对的人不是她是吗?那你只要让我走就好,只要再说一次那样冷血的话就好,这次我不会再让自己晕倒,走的远远的,我以后的路是我自己知道,那些尔虞我诈,那些是非……”宁颜心痛的喃喃道。轻抚着他水碧色的长发,长长的睫毛,按了按被角便通知下人来照顾他,正欲出门却在桌案上看到有星火,走近一看心里就是一惊,祭品和香烛?他在祭拜谁啊?这祭品是…….和今天那婢女送来的糕点一模一样!

    宁颜回到的房里,里面有些暗,窗户关了起来,又重新拿起桌上的糕点看了看,没错了,就是那里的祭品!

    第十章 真相

    遥望窗外的风景,一花一草,一乔一木,那么安静,它们什么也不用关心,古有云心中有佛的看什么都是佛,宁颜此时心中只有满满的不甘,看什么都觉得有牵强之感,避开所介意的,可越是想避开越是力不从心,天色已经晚了,宁颜将晚膳摆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怎么?饭菜不合胃口吗?听下人说今天你去过阁楼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是莫言风的声音,宁颜却没有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去宫中做客真的是偶然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轩主听闻你被皇上召见才派我前往。”他在桌边坐下平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如果在宫中相遇是个偶然,如果你没有接到轩主的命令,在我身陷囹圄之时你还会救我吗?”宁颜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,其实答案早已经了然于心,只不过是想亲耳听听。

    “这不重要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重要?那什么重要?你愚弄我,伤害我,你从不顾及他人的感受,什么对你而言都是无谓,可你知不知道我再不济我爹也是当朝丞相,从小到大都没人这样对过我,你凭什么如此轻贱我?!”一想起那个祭品她就克制不住自己的心情,对着他歇斯底里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几时有轻贱过你?”他倒是义正言辞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几时?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不用晚膳吗?我告诉你…….”她拿过那个装糕点的青花盘“吃过了您亲手做的糕点,还用什么晚膳啊!”说罢狠狠的瞪着他,发泄着心中满满的怨恨。

    “糕点?哦,那很好啊”他笑着,他笑了?宁颜觉得有点模糊。

    “是啊,很好……很好……”慢慢的失了气力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那里不舒服?怎么了?……来人!”宁颜顿觉头昏沉沉的,慢慢的倒了下去,正倒在他的怀里,很温暖,有淡淡的茶香……

    感觉睡了很长的时间,宁颜按了按额头:“我怎么会又晕倒了?我看不是什么风寒的原因,定是被他给气的!”看着远远坐着的莫言风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吗?喝点水吧……”是莫言风,他端着杯子坐在床边,让下人将她扶了起来,宁颜却不领情将头撇向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