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翩若惊鸿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章
    许是看到她与他一同到来,所以有所误会吧,但宁颜心里还是偷偷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我们门主朝思暮想的那个人?真标志啊!”“就是啊!诶…你看,晟月那小妮子手脚还真快!真会讨乖啊!”“恩,这样才配得起我们门主啊!就是这衣裳……”周围的几个婢女也开始议论开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什么莫夫人,你们弄错了。”宁颜一本正经的纠正了他们。

    这时那剑客打发了车夫也向这边走来,然不理会身旁的丫鬟们,对着宁颜面前的婢女一扬手,一手又作请字道:“宁小姐,里面请!”那刚才对宁颜很殷勤的婢女低头立在那里待人都走远才离开,那几个旁边的婢女低着头窃笑着。

    这座庭院并不很大,但风景却很美,也许是山间的气候较于外界冷些吧,园内的梅花也开得更早,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一直延伸到屋前,两旁则都载上了梅花,桃红色的、白色的穿插其间,掉落的花瓣盖住了泥土的颜色,一阵风吹过还有梅花独有的香气,恍惚间如置身仙境般宁颜看着这些梅花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“宁小姐也喜欢梅花?”看着宁颜的样子那剑客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?难道你们莫门主喜欢梅花吗?”是莫言风吧,她猜想着,‘风月公子’的确和这地方很相称啊!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吧,这座别院是新建的,您是这里的第一位客人。”那剑客温和的说道,随即看了看宁颜又道:“对了,宁小姐,房间已经准备好了,你随时可以休息。”光顾着看美景了,被他这么一提醒宁颜看了看自己的衣着,尴尬的笑笑,在大牢里待了那么久素色的白花衫都已污渍斑斑了,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“晟月会伺候您沐浴的。”说话间,他一拍双手刚才那个错献殷勤的婢女便拿着衣物走过来颔首轻声道:“小姐,请随奴婢来。”终于改口不叫莫夫人了,随她走到后院,是一个很大的木屋,推开门便有些许的热气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奴婢伺候您洗浴。”这屋内有个很大的池子,池边有几个四方的小孔现在已用木塞塞住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池内飘着花瓣,屋内还点着香炉,馥郁的香气环绕其间,立在门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小姐,这是由山上泉水汇聚而来,而汇到此地的泉水则会自然变热,因为这个门主才将庄园建在这里的呢!而且这泉水对消除疲累,解毒疗伤有奇效,让晟月为您宽衣吧!”说罢便关上门过来为其宽衣。

    “传说唐玄宗曾经建华清宫,杨贵妃赐浴华清池还治好了额头上的伤,你们门主找到同样这样神奇的地方费了不少气力吧!”宁颜靠在池边舒服的垂下眼睑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只是听说这间别院是门主为了门主夫人而建的,说是为她养病用的,先前奴婢还错以为你就是门主夫人呢。”脸颊绯红的洒着花瓣,水雾中那些花瓣像似上下翻飞的彩蝶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们也没见过这位夫人喽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只听说生的十分秀美,不过小姐你生的也好美啊,不怪我们误会啊!”那婢女直直的看着宁颜羞涩道。

    ‘他已经成婚了吗?看不出外表戏削的他还是这么重情意的人,被他如此重视不惜建造别院的女子到底是什么人呢?对着她他会笑吗?呵呵,我怎么了?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像对我这般冷淡的,而且我和这个人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’宁颜想着不觉低声喃喃着。

    宁颜伸了伸筋骨触到了池底,池水也不很深,铺满了石子,应该是为了保持水的温度吧,而这些石子都各不相同散发着奇异的味道,闻之神清气爽,宁颜看着这些石子蹙了蹙眉,这些应该都是外邦进贡的药石,这些药石天然合成,只有在人迹罕至的悬崖底部才能寻见,常年都只有外族的首领可用,从不会作为贡品,因为他们觉得这些是天石能庇佑子民,出现在这里不是很奇怪吗?

    第七章 玉蝶洒金梅(二)

    “莫言风去哪了?”洗完澡,用过午膳,宁颜走出门口深深吸了口气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,在院中转了许久却迟迟不见莫言风不由得问道。

    “您找门主啊?将您安顿好之后,白二便随门主返京了。”一婢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返京?”宁颜一想也是,他现在是太后的客人,要是和自己一起消失的话一定会惹人怀疑。

    这座别院离皇宫也就几个时辰的路程,谁会想到皇宫附近会有这样的地方呢?正应了那句“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的地方。”“他们几时回来?”宁颜抬头看看天色,有些灰蒙蒙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,奴婢不知,请小姐回屋吧,看天色像是要下雨了。”那婢女轻声道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会客的偏房,摆设都很清雅,旁边的三角暖炉散发着馥郁的香气,“对了,你刚才说的白二可是那个提剑的剑客?”宁颜又想起在马车上那个剑客慢慢黯淡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回小姐,正是!他从来都是寸步不离保护门主安的”那婢女为宁颜斟了杯茶后慢慢道。

    “聚贤轩每一位门主都有一位剑客保护吗?”宁颜端起茶轻闻了下便又放回桌上,那婢女忙接过来道:“是烫了吗?奴婢帮您吹吹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